第八章洗衣服

散文诗词 字数:0更新时间:2019/4/24 11:41:01

做完一天量的鞋底,高氏才肯放过他们,吃了饭宋云珠揉着酸疼的肩膀回到西屋,见到宋云儒并未老老实实的躺着,反倒探出身子去够掉在地上的衣服。

宋云珠连忙上前,将衣服捡起来塞到他怀里,问道:“不舒服么?”

“睡了一天了,姐,我出去看看。”宋云儒想了一下,才朝她问道。

宋云珠愣了一下,这才想起来,印象中宋云儒的身子骨虽然微弱,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病。除了较于同龄人更加瘦弱以外,整个人似乎没有别的伤口什么的,倒是皮肤现在还没有光泽,唇上也没有血色。

以前也曾请过一次大夫,但是高氏不愿多给钱抓药,郎中便只说让他多吃些好东西补补身子。只是,连抓药的钱都不愿意出,更何况是好东西。可不都把着宋云光吃去了?

她回想了一下自己现在的医学常识,莫非是贫血?又或者是营养不良?

“那我扶你起来,不过现在天都黑了,外面也没什么好看的。不过你得先把饭吃了。”

宋云珠看着他吃完饭,才扶着他去了门外,宋云儒应该是没什么力气,脚下发软,大半个身子都挂在她的身上,约莫是躺的时间长了,双腿显得水肿。

拖了条凳子让他坐在门口,宋云珠就开始去忙活自己的事情了,扫地打水洗漱,一件都没有落下来,昨个落井的一身湿衣服还没洗,合着宋云儒换下来的衣服一起洗了才扶着宋云儒回屋。

不过,衣服她没有晾在外面,反而在屋子里牵了根绳子,挂在上面。

宋云儒一进门见到那湿衣服,问道:“怎么晾在屋里面?”

宋云珠倒没解释,让他快些躺,打了水让他洗漱好,就吹灯准备睡下了。没过一会儿,果然如同宋云珠所料,就听到何氏的大嗓门在外面响起:“懒猪投胎的黑心鬼,衣服还没洗就睡觉去了?都还没睡,就你们娇贵,睡得比天早呢?也不撒泡尿瞧瞧自己那样,有没有那个命……”

宋云儒睁大眼睛,看着宋云珠,他白天睡得多,自然一丁点儿动静都能弄醒他。

宋云珠朝他摇了摇头,洗衣服的活儿本不是她的,何氏作为媳妇,这些事都是应该她一手包揽的,实际上自她来了以后,何时整天闲的没事干,捧着把瓜子到处叨叨,将所有的事情都推给了她。

高氏不管这些,家里的活儿只要做完了就行了,她哪里去管何氏究竟有没有亲手做。

以前的宋云珠是不敢反抗何氏的命令,但是不代表她也不敢,她现在不但不会帮何氏洗衣服,包括烧锅煮饭、扫地缝补她都会一件一件的还给何氏。

何氏在外面骂了一会儿,就听到上房传来高氏的怒骂声:“要人命的婆子,大晚上的都不要睡觉啊,衣服没洗你不会去洗啊,在外面瞎吵吵啥的!一天到晚光知道吃不知道干活的混东西。”

高氏的声音响起没多久,就听到睡在东屋的宋连成踢着鞋跟着出来了,低声骂了她几句,推搡着何氏去洗衣服,又独自回屋睡觉去了。

宋云珠安心的躺下,宋云儒却睁着眼睛,担忧的问道:“姐你这样让婶子吃亏,不怕婶子报复你么?”他声音压得低低的。

宋云珠侧过头看了她一眼,觉得他说的确实有道理,垂眸深思了一会儿,觉得这也不是现在该想的事情,伸出手摸了摸他瘦的能摸到骨头的脸蛋,说道:“不怕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你只要好好的把身子养好,剩下的姐姐来帮你挡着。”

安抚好宋云儒,宋云珠起身看了一眼窗外,院子里早没了何氏,光一个宋云灵正在搓洗大盆的衣服,东屋旁边的小屋是她们三个姐妹住的地方,探出一个头,看了眼何氏她们睡的屋子,悄悄摸了出来,蹲到宋云灵的身边帮着一块搓洗衣服,正是排行第二的宋云双。

起先宋云灵还窝了一肚子火,见到宋云双过来,湿哒哒的手就狠狠的推了她一把,一边骂着一边继续洗。宋云双也不生气,挪到盆边继续帮她。

宋云珠若有所思的看着,何氏的这三个女儿,也就宋云双与她最不像,胆子小也不像宋连成,不知到底随了谁。

宋云儒睡了一会儿醒过来,见到她坐在床上看着窗外,便问道:“姐,怎么了?”

“你觉得宋云双怎么样?”

宋云儒愣了一会儿,才说道:“双儿姐挺好的,以前没少给我们送东西吃呢,爷想给我们什么吃的,也是让双儿姐偷偷的送过来。姐,你前几天不还说就双儿姐,说咱们有什么能帮的就帮她一把?”

宋云珠替她掖了掖被子,笑道:“我当然记得。”

第二天一早,宋云珠就见到了院子一角晾着的衣服,晾了一晚上已经干了一大半。宋云灵和宋云双两个人被何氏叫起来去厨房做活,见到宋云珠,宋云灵立马精神了,扯着嗓子喊道:“都怪你,昨晚我一个人洗了大半夜的衣服。”

“你洗衣服与我有什么关系?大堂姐到早上的就要逗我开心啊?”宋云珠笑了笑,没理她,笔直去了厨房帮忙。

何氏见到她也没有什么好脸色,正要与她算昨晚的事情,就见到宋老爷子起床洗漱,端着个脸盆从厨房路过。

宋云珠立马捂住脑袋,哎哟哎哟地叫了起来。

何氏做贼心虚,知道这事是宋云灵犯下的,但是追究起来,还是得找她这个娘亲算账。老爷子一贯觉得自己一视同仁,对二房的这两个孩子也是多有同情,知道这事情的事实,怕是得骂死她。

宋云珠见何氏脸色变了,立马就收回手,看着她嘿嘿的笑。何氏感觉到自己被耍了,立马怒了起来,顾忌宋老爷子在外面,不敢大声说话,咬牙切齿的对她说道:“你个小丫头片子敢耍我?!”

“婶子,我一个小丫头片子哪里敢耍您,您是长辈,我敬重您还来不及呢。”宋云珠这话也就说的好听而已,一边从橱柜里搬碗碟,一边说道:“老爷子想来一视同仁,知道这件事以后,绝对不会放任不管的,婶子你应该也知道吧?”

何氏心里知道是这个理,脸上却青一阵紫一阵:“你个毛还没长全的小丫头,敢威胁我?!”何氏将手里舀水的瓢一砸,气汹汹的骂道,“你也不看看你那样,有胆子来威胁我,你去上房说去,你看老爷子护着你,还是想法子打发你!”

手机用户:m.shuhuanghuang.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