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被救

散文诗词 字数:0更新时间:2019/4/24 11:41:01

房子很牢靠,毕竟是一砖一瓦搭建出来的,窗门都被加固过,不是她能轻易打开的。屋中摆设干净,该有的一样不缺,不该有自然一样没有,尤其是能破门而出的。

她的目光放在凳子上,想着用凳子砸门出去,手去抬凳子,一抬不起来,二抬才发现,这凳子竟然被牢牢地钉在地上,死死拔不出来。她又在屋中其他地方翻找了一番,能够动的东西,都被钉在了地上。

一直被困到天黑,那两个家奴都没有回来,院中依稀能听到笙箫乐鼓之音,寥寥弥漫在空气中。

宋云珠这时候更加急了,人在等待中最容易乱想,她已经想到日后自己被逼“下海”要怎么逃出去了,弟弟会怎么样,别人会怎么看她……

这小屋周围十分安静,似乎连个过往的人都没有,她不由心生绝望,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。

她忍不住最后的希望,用了最原始的方法,朝外面大喊了起来:“救命啊——!救命啊——!”

四下静悄悄的,没有任何回应,唯独虫声阵阵,一遍一遍不知疲倦的叫着。

宋云珠终于感觉到害怕了,到底是自己太嫩了,只知道现代社会险恶,但也是在法律的保护下,她没想到这里会这样的乱,人贩子这样简单就将人拐走了。

“要是真要被逼‘下海’,我就一头撞死、咬舌自尽、切腹自吻,大不了重新穿越一次,指不定下回还能当个公主什么的,总好比在这农家大院受人欺负。”她靠着门坐下,一脸惶惶不安,嘴上却还不断的安慰自己。

宋云珠碎碎念着,突然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,似乎朝着这边渐渐靠近。她立马回过精神,心想莫不是那些人来找她要逼她做那种事了?!

她四下看了看,却没能找到一处可以藏身的地方,正焦急着,就听到一个略显稚嫩的少年的声音,在外面响起:“有人么?”

她愣了一下,透着薄薄的窗户纸往外瞧,就见到一个锦衣少年,细细嫩嫩的富家公子正好奇的朝周围瞧着。屋中没有点灯,他自然没有往屋里瞧,只在门口站了一会儿,其他地方渐渐走去。

宋云珠打量着他,似乎并不是做那种事的人,她正看着,窗框被她扒的发出“吱呀”一声轻微的响声,那少年随即回头朝屋中看,就见到窗口边上一个模糊的黑影,吓了他一跳,立马惊讶的说道:“谁在那里面——?!”

宋云珠见自己被发现了,立马问道:“你是谁!”

少年看起来与她一般大,一身服饰的料子却是上好的。

他仔细地打量了一会儿,发现屋中的是人而不是鬼,便胆大了许多,朝窗边靠近许多,朝她说道:“这里是我家的,我来这里送东西,我叫白殊路,你兴许听过我的名字。”

白殊路?她根本没什么印象,想到今天早上遇到的那老婆子,心里就是一股怨气,便更加不相信面前的这个人,气冲冲的语调说道。

“我管你是谁?你家的人将我关在这里,难道就是正理了?难道就没有王法了?”

白殊路眼中露出一丝惊讶,问道:“他们将你关在这里?为什么啊?”

“你是这里主子,难道什么都不知道?你们想逼良为娼,我才不会随了你们的意!”宋云珠说着,气得砸窗,发出强烈的响声。

白殊路略有些委屈的说道:“这里都是我娘在管理,寻常时候她不许我到这里来,你若说话属实,我自然会放你出去,你等我一会儿,我去找他们拿钥匙。”

宋云珠看着他一副认真的模样,说完便离开了,莫不是真的?

但是,他当真是这什么老舍子流萤芳阁的少东家,能不知道暗地里的这回事?她才不相信。

她抱着腿坐在地上,黑漆漆的屋子里安静的可怕。

心里那些绝望的念头又涌上心头,她扳着手指算了起来,自从自己来到这里,一天安生日子都没好好过过,这才三四天,就出了这么多事,饱饭都没吃过,天天跟一帮老妇人斗。

越想越委屈,正在这时候,那阵熟悉的脚步声又传了过来,白殊路气喘吁吁的在外面喊道:“姑娘,姑娘,我带钥匙回来了。”

伴随着白殊路的声音,还有那两个早已经离去的家奴的劝慰声:“少爷,少爷,你这样,钱已经结了,少了人到时候管事的得拿我们开刀!”

“你们再敢拦我,便通通滚出流萤芳阁。”那声音虽然稚嫩,却颇有威信。

两个家奴顿时不敢再多说什么,老实巴交的站在一旁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白殊路将门打开。

“姑娘,实在抱歉,我不知他们暗地里做了这些事情,今日多有得罪,还望姑娘海涵。”

门被打开,宋云珠坐在地上,一双眼睛哭得通红,回头仰头看着站在门口拿着锁的白殊路,拱手与她赔礼。

宋云珠见到门打开,还有些不敢相信,看到两个家奴乖的跟孙子一样,立马抹掉脸上的眼泪,手脚利索地爬了起来。

“姑娘,天色已晚,不如我找人送你回去。”白殊路见到她两只眼睛肿得跟核桃一样,顿时有些不知所措,忙不迭地又继续道歉,“我流萤芳阁向来光明磊落做生意,却不知暗地里还有这些污秽行为。今日之事,我一定会追究他们的责任,若有什么能够安抚姑娘的,姑娘只管提,只要不要将这件事情宣扬出去就好。”

宋云珠恼怒道:“要是今天你没有发现,我是不是就要被逼良为娼了?!你们开窑子的果然没一个好东西。”

“今日之事,确实是我们不对。”白殊路擦着额头上的汗,忙不迭地与她道歉。

身后两个家奴看不过去,怒道:“立牌坊,要不是为了钱,你会来这里?!害怕了就想跑?”

“住嘴——!”白殊路朝他们怒道,将他们二人压下,这才缓了口气,好声好气的与宋云珠说道,“姑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。”

“有钱了不起啊?!”宋云珠恶狠狠的瞪着他,今天的事情,她这辈子恐怕都不会忘掉,估摸着都要成为心理阴影了。

“姑娘生气归生气,但是天色确实不早了,姑娘的家人应该着急了吧,不如我派人先送你回去,你多是想到什么要求,尽管来找我提,我白家向来说一不二。”白殊路丝毫不生气,从容的与她说着。

手机用户:m.shuhuanghuang.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