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七章高氏撒泼

散文诗词 字数:0更新时间:2019/4/24 11:41:01

宋连成抓的药方,沉着脸说道:“娘,人都已经这样了,先抓两副吃吃,二哥一家就剩他们两个孩子了,他俩不能有事。”

“你说的轻巧,你算过没有,咱家灵儿嫁人要钱,云光上学堂要钱,这一日三餐油盐酱醋茶又都是钱,你以为你娘我是开钱庄的啊,能变出金子来?”

“娘,这都人命关天了,咋就揪着那点钱不放?”宋连成生了气。

“咋了,现在知道钱的好了?说我就这钱不放?我不揪着这点钱,一大家伙都拿什么吃饭,明天一大家伙都去喝西北风?我要不揪着这些钱,连个大家伙的都要翻天。”高氏恼火的说道。

宋云珠站在门口,没有踏进去,他想起宋云珠枕头下的那八两多银子,若是拿去抓药,也能穿上不少的时间,应该能将她养起来,倘若高氏跟他纠缠,她誓死不给,看高氏能把她怎么着。

“我咋就这么命苦,摊上你们这群白眼狼?这一大家伙的哪天不是我在料理,就这么点钱,这么多张嘴要吃饭,你们以为我容易啊?我这一天一天的,都是为了谁,还不是为了这个家。”高氏说着说着,坐在地上撒泼得哭了起来,一把眼泪一把鼻涕。

宋老爷子看不过去,沉着眉头说道:“钱不是在赚么,这人没了以后咋办?”

“这两个小畜牲自从进入我们宋家,就没发生过一件好事,小的病的病,大的懒得懒,你可瞧见过他俩做一件好事?光知道吃喝拉撒。我天天白养这俩小畜生,还得受他们的气,谁来体谅体谅我,我容易么我?”

“娘。”宋连成喊了一声,伸手要去扶她,被她一把手推开。

“老二留下来的钱,我给这俩小畜生白守到现在,咋就一分钱不能动了,以后再填上不就好了?”高氏哭着说道,众人看着不知所措。

何氏稍微往旁边站了一点,高氏撒起泼来跟个疯子一样,手上没轻没重的,逮到凳子踹凳子,逮到桌子推桌子,谁去拉她都被她推走。

站在门外的宋云珠瞪大了眼睛,她先前就已经猜想过,既然原主的爹娘死了,家中应该还有些存款,但她翻了下记忆,却根本没有钱的记忆,问了宋云儒,宋云儒也说不知道。

后来她猜想,兴许是那场洪水直接将钱财全部都冲走了,什么都没给剩下。

现在看来,似乎是一直放在高氏那里保管,全家都知道,因此,高氏在送老爷子的要求下,一分都不敢动。

“好了好了,起来,这云儒正不舒服,你这样闹着,不是明摆着让他难受么!”宋老爷子呵斥一声,高氏这才停下哭声,却依旧不肯从地上起来。

“那你说要咋办?是不给动他的钱,又要自己出,可家里哪有那些钱?咱家云光不是人了?灵儿不是人了?都比不过这小病痨是不是?”高氏又是心疼又是生气,这一大家子的白眼狼,丝毫不体谅她这些年来的辛苦。

“你先起来。”宋老爷子发了最后指令,坐在凳子上气得浑身发抖。

高氏这才站起来,头发已经乱了,身上的衣服也沾了不少灰,整个人显得又狼狈又憔悴。

宋老爷子深吸了口气,面容沉重,许久才叹了口气说道:“云儒的药钱,就从老二留的钱里面出吧。”

高氏眼睛动了动,吸了吸鼻涕。

“爷。”

众人愣了一下,目光看向门口。

宋老爷子也看向门口,见到走进来的宋云珠,却并没有多惊讶:“珠儿,回来了啊,郎中有没有说其他啥的?”

“郎中说,这病这病好好照顾,就能治好。”宋云珠说道。

宋老爷子点了点头,并没有打算给她一个解释。

“时间不早了,药铺子都关门了,要抓药明天再去。”高氏是与何氏说的,似乎是打算明天让她去。

何氏点了点头,没有说好,也没有说不好,众人都似乎打算离开了,宋云珠却拦在宋老爷子的面前,说道:“爷,我爹娘留的那笔钱,云儒看病要钱,还要吃些好点的东西,才能养好,以后还要上私塾,都要钱。”

高氏正准备要走,听她这么一说,眼神便变得古怪了起来。低声低喃了一句:“就他这样还想私塾?”

宋老爷子瞪了她一眼,这才看向面前的小孙女,问道:“咋了?”

“爷,我想过了,我弟弟终究是我弟弟,我不可能放下他,那笔钱,肯定是用在他身上的。以前云儒在家里不会这样,那时候他还能满地跑,整天在村里疯,我都拦不住他。”

她的意思,隐约间透露出云儒是在这里才生病的。宋老爷子脸上有些挂不住,皱起眉头来。

“你啥意思啊?你说我们家还亏待了他不成?”高氏顿时恼了,指着他的鼻子就要骂。

宋老爷子又瞪了她一眼,她说得确实如此,宋云儒的确是来了这里以后,身子才越发不好的,他心里都知道,但是奈何家里孩子这么多,哪里一个一个照顾的过来?况且,他心里一直觉得,照顾一家老小这种事,应该是高氏和何氏的工作,而他只要与宋连成二人在铺子里,照顾好生意,保证一家老小的吃喝就够了。

现在想来,确实是自己嫌麻烦,这两年以来,他心里的愧疚,随着云儒的身子,越发沉重了起来。

“爹娘死了,我弟弟因为洪水受了惊,就一直没好过。”宋云珠这才抬头,看着宋老爷子,一字一句认认真真的说道,“爷,我想自个儿照顾云儒。”

宋云珠换了一种说法,似乎心里一点都不怪罪他们一家。

宋老爷子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,没做声。

高氏冷着脸看着宋云珠的背影,才十四岁,没多大点的孩子,过两年遇到合适的人家就可以出嫁了。这么点大的人,这段时间里面却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,各种与她呛嘴,若不是两年的时间早让她熟悉了这个孩子的长相,她还真当这人变成别人了。

“说到底,你不就打着那钱的想法么?”高氏冷哼一声,眼角的眼泪还没擦干。

手机用户:m.shuhuanghuang.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