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章我才不要嫁人

散文诗词 字数:0更新时间:2019/4/24 11:41:01

何氏喊她过去?

宋云珠犹豫了一下,还是安顿了一下宋云儒,然后过去了。

他现在和何氏的关系,算不上敌人,也算不上战友,差不多介于两者之间,主要也是因为她手里的那几文钱,才让何氏的态度有所改变。

不过,现在何氏应该觉得她手上没钱,莫非开始嫌弃她,恢复到原来的状态了?

她心里盘算着,一边朝厨房走去。

何氏似乎颇有些头疼,手里拿着把茄子扔到盆里,朝刚走进来的宋云巧吩咐道:“三儿,打桶水来把茄子洗了。”

这些菜买了都已经放了一天了,现在显得有些蔫蔫的,何氏又将菜篮子里的其他菜都拿出来,塞了一把大白菜到宋云珠的手中,语气凉凉的说道:“把菜洗了。”

宋云珠正准备拒绝,又想起高氏说不给她饭吃,何氏这样掺和在其中,莫非是在帮她?

不对,何氏可没有这么聪明,也没有这么心善。约莫是觉得事情多了,自己做的烦,便拉她一块来。

家里来了客人,饭菜定然要比平时丰盛一些。饭菜丰盛,要准备的事情肯定就多。

宋云珠没有拒绝,将大白菜接了下来,又找了个盆,接了点水便蹲在地上开始择菜。

大白菜择好,就见何氏又递来一堆土豆,让她一并洗干净。

她则开始切菜,看样子干劲十足,脸上也抑制不住的喜悦。宋云灵若是能嫁给秀才,她这个当娘的脸上也能增光。

倒是宋云双和宋云巧二人脸上表情各不相同。宋云巧坐在锅炉边烧火,闷了一会儿,越发觉得不平衡,说道:“娘,咋没人找我提亲呢?”

何氏瞧了他一眼,骂道:“你个姑娘家的害不害臊?”

宋云巧倒是没看出害臊,坐在小木凳上左右不安稳,身上像是生了跳蚤一样,就想出去看看。

“宋云灵她咋不来干活呢?人家张媒婆是来提亲的,又不是要她现在就去做新娘子。”宋云巧不服气的说道。

“灵儿被你奶奶叫屋里去了,人家张媒婆是来相人,她咋能走。好好烧你的火,那么多嘴,堵不上是不是?”何氏又骂了一句,宋云巧这才安静下来,但仍旧气呼呼的,炉灶的火被她烧得旺旺的。

“要死啊!火烧这么大干什么?!”

何氏又骂了两句,宋云巧才老实起来。

“你要是想嫁人,还得等你双儿姐嫁出去。”何氏一边切菜一边说道,时不时伸手去翻炒锅里的茄子。

“我才不要嫁人。”宋云双低低说了一句,便低下头继续洗菜不说话了。

宋云巧立马急了,伸着脖子说道:“你不嫁人我咋办?我可不想天天在家里呆着。”

“不在家呆着去哪,上外面作妖啊?你要不给我老老实实的呆着,小心我给你腿打断。”何氏瞪了她一眼,宋云巧忌惮何氏,远远瞪了一眼宋云双,但是后者低头洗菜,根本不看她。

他们这边正做饭,宋云灵便一人美滋滋的走了过来,进了厨房,见到何氏在切菜,连忙撸起袖子笑着说道:“娘,我来帮你。”

何氏瞧了她一眼,知道她现在高兴,便点了点头,将菜刀地给她,然后到锅炉边专心炒菜。

“谈的咋样了?”何氏朝她打听道。

宋云灵羞涩一笑,底下的脸继续要埋进菜墩子上了。

“咋样?谈成没?”何氏将菜炒进碟子,在围裙上擦了擦手,就笑着凑到宋云灵的身边朝她问道,“到底咋样?你说话呀,这有啥不好意思的,男大当婚女大当嫁,这都迟早的。”

“我,我不知道。”宋云灵羞涩一笑,摇了摇头说道,“这得看他,看他们家,张媒婆还说要回去问问意见,他说今天只是来看看我……”

“也是。”何氏点了点头,然后又笑了起来,对宋云灵说道,“我的宝贝闺女,你可真争气。以后你要是当了官夫人,你娘我可就是官夫人的娘了。到时候咱们可不用做这些粗活,咱们就像那白家一样,招了一批下人,服侍咱们。到时候别说做饭,就连喝水都得让下人端过来,送到我们手里才喝。”

宋云珠暗地里发了个白眼,她就算再没常识,也能知道,秀才是秀才,官是官,从秀才到官老爷不光还得考试,还得等官府下发诏令,重要的就是中间还得选,最终才能当上官。这世间多少个秀才,最后当上官的能有几个?

“娘,等我变成官夫人,我第一个接你过去做老妇人。”宋云灵羞涩中带着自傲,翩翩说道。

母女两个连饭菜都忘了做,一个劲的说这些,一直等到高氏与张媒婆说完话,等了半天不见饭菜做好,便留下宋老爷子继续陪客,自己独自过来。

“丧天命的,让你来做饭,你搁这儿做梦,一大家子都张着大嘴巴等着吃饭,你脑子里面塞石头了啊?”

其实何氏和宋云灵她们也没有说多久,不过刚巧碰上高氏聊完,时间也差不多要开晚饭了,因此挨了这么一顿骂。

高氏将何氏和厨房这几个人都骂了一顿,便会上方继续陪客了。

何氏不敢再拖延,手脚麻利的继续做饭。

晚饭终于在高氏的第二次催促下,做好了,摆到了大堂。张媒婆他们几个是要留下来吃饭的,外客在,他们这些孩子就没什么机会能坐上桌了。

宋云珠只能在厨房看着,这些菜一个一个被端上桌,张媒婆和她带来的杨妹子两人为客人,宋老爷子加上几个大人都做上桌,谈论着亲事,以及男方的消息。

估摸了一下,这场晚宴短时间应该不能结束,宋云珠只能先回西屋,将下午剩下来的两个包子和四个糖油饼拿了出来,就着两碗热水,跟宋云儒将就着吃下去了。

包子放到晚上,早就凉了,硬邦邦的,糖油饼也是。厨房隔得不远,但是她也不敢轻易的带着这些东西去热,不能上桌的可不止她,除了宋云灵必须要陪桌以外,就连宋云光都不能上桌。

她可不相信,她揣着一包包子,那两个鼻子跟狗一样的,能不会凑上来。

到时候,不但是宋三儿要缠着,高氏还得盘问她这钱从哪里来。现在她在这个家里没多少人权,还是小心一些比较好。

手机用户:m.shuhuanghuang.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