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一章何氏的嫁妆

散文诗词 字数:0更新时间:2019/4/24 11:41:01

酒足饭饱之后,张媒婆才带着杨妹子离开。饭桌上,高氏连忙招呼着宋云光过来,将他抱到腿上,就着已经有些凉了的饭菜喂他。

宋云光吃了两口就不吃了,嚷着说饭菜凉了,就怎么也不肯张口,气呼呼的跳了下来,饶是高氏端着碗在他身后撵着他吃,他也左躲右闪的,不肯张嘴。小胖子平时看着跟个球一样,这会儿去左躲右闪的十分灵活。

高氏心疼这小孙子,一指何氏说道:“去把饭菜热一下。”

何氏饭桌上没吃多少,光顾着从张媒婆那里打听男方的消息,这会儿正准备吃,被高氏这般吩咐,也不敢不去。她眼珠子转了转,推了把身边的宋云双,说道:“别吃了,先去把饭菜热一下。”

宋云双扁了扁嘴,没说话,从高氏的手中接过完就去厨房了。

宋云灵已经吃饱喝足,这会儿就偷溜着回屋去了。宋三儿则扒着碗,头也不抬夹菜往嘴里塞。

“跟个饿狼一样,一个女孩子家吃饭成这样,也不知道谁教了。”高氏嫌弃的看了她一眼。

指桑骂槐,何氏没说话,低头扒着碗里的饭。

扒了两口饭,何氏突然停下来,朝高氏问道:“娘,嫁妆要咋办?”

高氏看了一眼她,没说话,宋云双正巧热好饭,端着碗回来。高氏将碗接过去,一边给宋云光喂饭,一边念道:“丫头出嫁,你这个当娘难道还想逃?”

何氏微微诧异,说道:“可是,家里不都是娘当家么,我手里哪来的钱?”

家里的钱向来都是高氏在管,何氏手上是没有多少闲钱的,但她之前所留下来的嫁妆还有些,拿来应付,却也不是什么问题。但是,那是何氏自己的嫁妆,这些年消耗下来,也所剩无几了。

早些年嫁过来,吃不了苦,出手也大方,总想法子去买些零嘴,高氏也不说她,毕竟钱是她自己的。只是会想法子让她出些钱。比方说高氏生病,郎中过来开了方子,让人随他去药房抓药。既然抓了药,自然是要付钱的。高氏便让何氏过去,也不给她药钱。

起初何氏并不知道这一套,次数多了才反应过来,但嫁妆也被高氏耗得所剩无几了。

“你嫁妆呢?咋自个儿的女儿出嫁,一点都不能出点?”高氏阴阳怪气的说道。

何氏心里有些气,别人不知道,难道高氏自己还不清楚吗?她的嫁妆被怎么耗掉的?

“娘,我哪里还有什么嫁妆?就剩半尺的下脚料,想做个褂子还差半截袖子。”何氏说话带了一点气。

“灵儿出嫁,你出点钱怎么了?灵儿不是你孙女?”宋老爷子有些不耐烦的说道。

“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,你以为钱都是大风刮来的,说有那就有了?咱家云光明年开春就八岁了,可不得凑些钱送去学堂?这一大家子嘴长得跟马一样,光知道吃不知道往外吐,这哪一点哪一点不是要钱的?西屋还住着两个白吃饭的,你以为这些年下来能攒几个钱下来?咱这又不是乡下,想吃菜自己种地,咱这是城里,喝那一瓢油都得花钱。”

高氏指着西屋的方向,就骂了起来。

宋老爷子自然是不当家,他一个大男人,白天一起床就跟宋连成两个人去铺子了,赚的钱全都给了高氏,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,他还真以为攒了不少,想想每日饭菜钱,好像也确实攒不了几个钱。

高氏骂了两句,没人应和自己,而且那两个小王八蛋也不在,也就慢慢停了下来。

“那这嫁妆钱要咋办?”宋连成愁了起来。

本以为好不容易遇上个喜事,自家的姑娘被一个秀才看上,多大的好事啊,结果家里连着嫁妆钱都凑不出来。

何氏没说话,假装自己什么都没听到。要说嫁妆,其实还有两根钗子被她的藏了起来,不光高氏,就连宋连成都不知道。

这两根簪子是她亲娘给自己压裙角的,这些年她就是再苦也没舍得拿去当掉。高氏从他这里压榨了这么多,他不相信高氏那里一丁点儿钱都没有,也该出点血了。

“反正这亲事还不知道成不成呢,万一人家李秀才突然改主意了,咱现在操心这些有的没的做什么?”何氏没心没肺的突然说道一句。

宋连成瞪了她一眼:“咋地,你还盼着这亲事不成?”

何氏心里有气,这会儿也不惧他,张嘴说道:“那成不成能看我么,还不得看人家李秀才?”

宋连成抬手就要给她个大嘴巴子。他人高马大,又常年打铁练了一身力气,身上的疙瘩肉一块接着一块,凶狠的样子饶是有几分像土匪。

何氏一缩脑袋,闭紧嘴巴。宋老爷子轻咳了一声,宋连成这才放下手,但目光依旧狠狠的瞪着她。

高氏眼珠子转了转,似乎有了些想法,在众人脸上看了一圈才说道:“要说这个嫁妆,我倒是想起来一件事。”

宋老爷子看向她,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高氏闭着嘴,没直接说,反而是让宋云灵带着其他几个孩子早些回去睡觉。

宋云巧还没吃好,还在碟子里夹着菜往嘴巴里送,高氏的话就跟没听到一样,左耳朵进右耳朵出,只是手下的速度倒是加快了不少。

“回去睡觉!”高氏又说了一遍,这回带了点怒意,几个孩子在不敢马虎,领着快睡着的宋云光出了大堂屋。

等到他们都离开,宋连成便率先问道:“娘,啥事啊?”他性子最急,因此最迫不及待。

高氏不急着回答,反倒等那几个孩子都回屋去了,又朝西屋瞧了一眼,才朝邵老爷子问道:“老头子,你可还记得,咱当初收养老二这俩孩子的时候,老四还带回来一笔钱。”

宋连成当初将宋云珠姐弟俩接过来之前,帮这姐弟俩一块收拾旧屋,将该卖的东西卖了,该带走的东西打包了,该安葬的安葬,收拾妥当了才过来。而这包裹之中,就放着老二一家的家底。钱箱放在大衣柜底,而大衣柜恰巧又被塌下来的房梁砸住,卡在墙角,没被大水冲走。

宋连成将这些钱都一并带着,没有直接交给姐弟俩,想着等到他们能独当一面,又或者是珠儿出嫁的时候,再交给他们。

但没想到,这两年时间匆匆过去,他竟然将这件事给忘了,反倒是一直帮着存放的高氏,一直记着这件事。

钱的确是没有花,这两年一分未动,被高氏放在他们钱箱里,单独拿了个下脚料的包裹起来。

手机用户:m.shuhuanghuang.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