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上当受骗

散文诗词 字数:0更新时间:2019/4/24 11:41:01

宋云珠回过头,见到身后跟着个老妇人,挎着个菜篮子,篮子里被洗得发旧的蓝布盖着,不知放了些什么。她笑得慈祥,佝偻着背,和善的朝她问道:“小姑娘,在找什么啊?不会是迷路了吧?”

宋云珠摸了摸自己的鼻子,自己四处找工作的样子,估计真像是迷路的样子。

她摇了摇头:“我没有迷路,我就看看有什么地方缺人,想找个活做做。”

老妇人了然的点了点头,说道:“原来是这样,老妇我是这一带儿的牙行,专门帮人牵线搭桥,他们都唤我乔老牙,你要是放心我这老婆子,我这手上可是有不少的活计,正缺人呢。”

她来这里好几年,但是基本没怎么出门过,自然没想起来城中还有这种工作的人,不过,算起来也确实,大户人家雇佣下人都是找这些人,一来方便,免去了麻烦,二来,也是为了隐秘。

想到这里,宋云珠却摇了摇头,去大户人家做下人目前来说确实是最好的路子,但是她若是没有弟弟在宋家,自然可以去。她若是走了,宋云儒一个人在宋家,只怕三天两头的受气。

“乔大娘,好意我心领了,但是那些活计我都做不了。”

乔老牙眉头一皱,说道:“小丫头想出来赚钱,哪能不吃点苦?”

宋云珠哭笑不得,赶忙说道:“家里不允许我出来,我就是想赚点钱,藏点私房钱。”

乔老牙看了她一眼,了然的点了点头,说道:“你这样的小丫头,我也不止遇到一个了,但是哪里有那么好的事情?”

宋云珠也知道自己强人所难,出门前也是想想,等真正出来见到了现状,才知道自己真的是异想天开。

“不过,今个儿你运气好,老妇我受人所托要找个姑娘儿帮他做些事情,不需要天天去,每天在家里做就可以了,隔三差五地将东西送过去了,东家再给你结钱,就是钱不多,我说了好几个姑娘,她们都不愿去。不过,你说你要藏些私房钱,又不能经常出来,对你来说不正是合适吗?况且,也不说钱多钱少,多少认识个人,日后东家再有什么活儿,肯定还找你。”

宋云珠眼中闪过一丝惊喜,问道:“当真有这样的好事?”

“嗨,我就是专门做这事的,就是到处帮东家找人,你要是信不过,出去打听打听,我乔老牙的名号可是在这一带出了名的。况且钱不多,我还真怕你不去了呢。那东家催的紧,我这几天忙着找人,找得头都大了。”乔老牙忙说道。

“那东家要人,是做什么的?”宋云珠打听道。

“听说是做穗子那些小玩意儿,都是手工活,不难,就是费工夫,你们是心灵手巧,一天倒也能赚上不少钱,听说东家那儿雇的一个姑娘,一天就赚了三钱。你要是不会,东家也会教你的。他们要的人不少,你要是愿意去,就跟我一块去找东家,你若是不愿去,我还得去找人呢。”

宋云珠想了想,点了点头,去看看也无妨,反正时间还充裕。

乔老牙左右看了看她,满意的点了点头,笑道:“你可放心吧,我乔老牙手里的活儿,可都是这儿最好的。不好的活儿我都不愿给人介绍。”

跟着乔老牙一路往前走,顺着小巷走到深处,隐约间听到笙箫的声音,宋云珠四下看了看,觉得有些偏了,正要问,就见乔老牙停在一处后门口,朝她招手说道:“来来来,小姑娘,东家就住这儿。”

宋云珠点了点头,见那后门与一般宅院门口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,但是做生意的人家,为何住在大宅院里?

还没等她反应过来,乔老牙就与她吩咐道:“待会儿什么话都别说,那东家的下人性子清高,看不起穷人,最看重这些麻烦的规矩,待会儿你就跟着我,自会领你去东家那儿,到时候东家会跟你说要做什么,给多少工钱。”

乔老牙敲了敲门,不一会儿,门就被从里面打开了,一个身材硕壮的家奴穿着一身精简的下人服,手脚都用绑带束缚起来,见到乔老牙并没有多意外,看起来格外凶狠的眼神瞥了一眼宋云珠,才侧过身让他们进去了。

四下看起来像是个后院,打扫得十分干净,乔老牙轻车熟路的往前走着,穿过好几道门,才来到一处屋子旁,门口站着两个凶悍二大家奴守着。

乔老牙看也不看他们,领着她进去笔直走了进去了,像是自家一样,安抚她坐下,又给他倒了杯水,与她说道:“你在这儿坐一会儿,我去找东家过来。这儿放了不少那些姑娘做的东西,都在里面,正好你也去瞧瞧,看自己做不做得来,也好心里有个底。”

乔老牙说的在理,宋云珠点了点头便朝着内室走去,却见屋中空荡的只有一张床,床上铺着简单的被褥,并没有找到任何手工品,她愣了一下,觉得有些不太对劲,而这时候,就听到门“吱呀”一声关上,细碎的锁声从外面传了进来。

草!她是被骗了!

她终于知道自己一直以来强烈的怪异感是什么了,这乔老牙根本就是人贩子!她一个21世纪现代美好青年,竟然栽在了这老婆子的手上?!要不是这老婆子看上去面善的很,只怕她也不会那么快就放低心防。也难怪,哪个坏人会顶着一副刀疤脸到处骗人?

宋云珠赶忙跑了出去,门已经被锁上了,那怎么拉也拉不开,外面两个家奴呵斥一声,将钥匙往兜里一揣,就走了。

虽然自己被骗到了这里,但是也要知根知底才行,她连忙朝那两个家奴喊道:“这里是哪里?你们为什么将我锁在这里?”

“这儿是流萤芳阁,上坝城最大的窑子,你来这里,难道还不知道要做什么?”一个家奴哼了一声,很是不屑的说完,便搂着另外一个人的肩膀,两人双双离开了这里,估摸着一时半会儿不会回来了。

宋云珠心里暗骂了好几句MMP,千想万想没想到自己落到了最差的一种情况里。这时代,没了贞洁就等于没了一切,日后她在想要翻身,恐怕连宋家都不愿再要她。她想要的各种宏图伟业,直接夭折。MMP,想到要被卖进窑子,她心里就只剩下无尽的MMP要对那个该死的老婆子骂。

手机用户:m.shuhuanghuang.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