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八章宋老爷子的坚定

散文诗词 字数:0更新时间:2019/4/24 11:41:01

宋云珠茫然的看了她一眼,复杂的眼睛垂下,盯着自己的脚尖,像是一个被责怪的孩子。

宋老爷子深吸了一口气,朝高氏说的;“云儒在休息,我们换个地方去。”前半句是对高氏说的,则是对宋云珠说的。

宋云珠知道,老爷子是动了心,他这些年不让高氏动这笔钱,便是知道高氏定然不会将钱只花在宋云珠她们姐弟俩的身上,也能够猜到,倘若高氏真的挪用了这笔钱,日后肯定填补不上来。

宋云珠跟着宋老爷子出了房间,他看着走在前面的高氏,便喊住了老爷子。

“爷。”

老爷子叹了一口气,宋云珠的想法他已经猜到了,他心里都知道,门清的。孩子怀疑她奶奶,本是不应该的,但是高氏的这些所作所为,怕是早已经伤了孩子的心,早已经伤透了吧。

“珠儿啊,我知道,你不放心她。”老爷子叹了口气说道,“我也知道,这两年我对你们的关心太少,因为我现在变成这样,也有我的原因。”

“爷你别这样说,当初若不是您愿意收留我们姐弟,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呢,还不知道是生是死呢。”宋云儒低着头说道。

老爷子听着她颤抖的声音,微微有些发愣,想起数些年以前,那时候一大家子还住在一起,大院子,小围墙,一伙人高高兴兴的干活,晚上高高兴兴的吃饭,每天都是如此。

后来,不知怎么就发生了争吵,两天一小吵,五天一大吵,吵着吵着,这家就分了,再后来,渐渐的联系就少了,他便越来越感觉到孤独,身边也就只有小儿子还陪着,可是争吵还在继续,他心里知道这争吵的源头是什么,却没了力气和精力去管,想着,儿子,孙子们若是习惯了,顾着点她,应该也就没什么事情。

躲着躲着,终于还是躲不过去了。

宋老爷子说道:“我看着你们姐弟俩还小,之前一直放在这里保管着,一分未动一分未少,想着等你能够照顾好自己,照顾好你弟弟,再把车钱给你。现在你还是太小了。”

老爷子就像是父母一样,害怕孩子会把钱乱花掉。

宋云珠却摇了摇头,坚定的抬起头与他说道:“爷,这钱我绝对只花在云儒身上,我已经十四了,再过上几年,就能出嫁了,到时候云儒就只剩一个人,我现在不照顾好他,他以后一个人要怎么办?不能,不能总在小叔家里吧。”

你是我孙女,他是我孙子,难道我养着他不是天经地义?

老爷子心里想着这句话,哆哆嗦嗦的,却没能说出来,他心里发虚,因为高氏而发虚。

她突然跪了下来,拉扯着宋老爷子的衣服,眼中已经冒出眼泪。

“爷,我想这几年照顾好他,让他好起来,他是个男子汉,他不是布娃娃,他有自己的想法,我应该让他以后能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而不是让他困在,整天只能唉声叹气。爷,她是我弟弟,我做梦都想让他好起来。我爹娘让我好好照顾他,不是让她整天呆在,只让他留一口气撑着这条命的。”

宋老爷子连忙将她拉起来,她却死活不起,仰着头让她看清他眼中的眼泪,声音沙哑的声音在耳边一遍一遍的响着:“爷,就算钱是我借你们的好不好,我与你们打一张欠条,现在借用了,日后再还给你们。我出去给人当牛做马,吃苦受累,都一定将这笔钱还上。”

“你在说什么混账话!这钱就是你爹能留给你的,你要是想要,那就拿去给你。”宋老爷子强硬的将她拽起来,神情也有些动容,说道,“我就是怕你不会当家,突然当了家,将这笔钱乱花了。”

“爷,你放心,你要是怕我乱花,我就把我每一笔花的钱都告诉你,每日跟你报账。”宋云珠立马说道。

老爷子摆了摆手,有些无力,说道:“钱是你爹娘留给你们姐弟的,怎么花也轮不着我过目,你自己把握好分寸,别让你爹娘失望就行。”

宋云珠连忙点头,坚定的说道:“我绝对不会乱花钱,爷你放心。”

宋老爷子勉强扯了个笑容,略有些欣慰的说道:“你能有这份心,相信你爹娘在天上都会感到欣慰。”

高氏在上房等了半天,不见两人过来,便追了出来,见到他们站在西屋的门口,似乎说了好一会儿的话。高氏脸色有些发青,连忙小跑着走过来,问道:“老头子?”

宋老爷子见她过来了,便说到:“你去钱箱里把那钱拿给他吧。”

高氏立即瞪大了眼睛,错愕的说道:“老头子,你傻了呀?她才多大,那么大笔钱给她?不是找着机会让她败家吗?”

老爷子有些不耐烦,皱着眉头说道:“那笔钱是那里来的,现在还给他们家,难道有什么不对的吗?”

钱到了自己这里,虽然不能花,但是就是在她这里,那个平时看上一眼,都觉得心里有些安慰。况且,她不相信,倘若家里真的出了事情,老爷子真的不会动这笔钱?

现在老爷子突然要她将这笔钱拿出来,她怎么可能愿意拿?

“她这么小,能管得好这笔钱?别直接乱花了去!”高氏阴阳怪气的说道,不去看老爷子的脸色,别开脸看向其他地方。

院子里黑漆漆的,宋连成和何氏早已经回屋去了,其他几个孩子也都睡了。

“我让你拿钱,你咋这么多话?这外面唱戏的都没你话多。”老爷子微微有些怒意。

高氏红了眼睛,扭回头来,反瞪着他说道:“我这么些年辛辛苦苦,还不是为了这个家,还不是为了你老宋家的这张脸,现在又嫌我话多,你这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?咋就这么黑心眼的?哎哟我就怎么这么命苦哟,这辛辛苦苦一辈子,老来还要被骂,我不活了,我要去死……”

宋老爷子没想到高氏又撒起泼来,一坐在地上,也不管地上那些泥直接粘在衣服上。

东屋准备睡下的夫妻二人又忙不迭的推门出来看,见高氏坐在院中,宋连成便连忙上前来拉她。

王老爷子皱着眉头厉斥道:“别拉她,就让她在院子里闹。”

说完,他自己埋头进了上房。

手机用户:m.shuhuanghuang.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