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六章青年郎中

散文诗词 字数:0更新时间:2019/4/24 11:41:01

宋连成进了西屋,看着趴着的宋云儒,上去摇了摇,没见醒过来,连忙朝身边的宋云珠问道:“咋回事啊?多久了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我刚才叫他起来吃饭,他说不想吃然后就睡着了。小叔,我害怕,我就这么个弟弟,要是没了可咋办。”说着说着,她眼泪就掉了下来。

“别瞎说,我去找娘,你好好在着呆着看着他。”宋连成说着,就常上房走去。

宋云珠没敢跟过去,她坐在床边,想着宋连成去了上屋,肯定是找高氏要钱,高氏肯定又不会给他,但是他又不敢离开这里,万一宋云儒醒了过来,想要吃东西想要喝水,她不在该怎么办?

过了一会儿,上房那边传来争吵声,似乎只有高氏一人在说话,好半天才停下来,何氏站在东屋的门口,朝上房的方向看了一眼,就回屋去了,她才不是那种多管闲事的人。

宋连成要到了钱,立马马不停蹄的去找郎中,中途还回西屋看了一眼,见宋云儒还没醒过来,吩咐了她两句,就匆匆冒着夜色出去了。

宋云珠看着宋云儒苍白的面色,让他翻转了个身,让他平躺在,宋云儒却像睡死了一样,依旧没有醒过来。

她的心里越来越慌,不好的想法在脑中渐渐放大。

“云儒,你可不能有事啊,姐答应过你,要养好你,还要送你去学堂,你要是现在出了事,可让我咋办?姐不想做个小骗子。”她说着说着,眼泪就下来了。

她不知道是不是在原主身体内原因,一想到云儒有可能会离开,就觉得揪心的难过。

过了一会儿,便听到匆匆的脚步曾朝着西屋过来,老爷子出现在门口,进了屋就问道:“咋回事呀?云儒咋了?”

他一看宋云珠一脸眼泪婆娑,连忙说道:“别哭别哭,这等郎中来了,看看云儒咋回事再说,别急着哭,指不定就是困了睡着了。”

说他睡着了,老爷子自己都不信,但是这时候,也就只能安慰安慰了。

宋云珠点了点头,不忘给宋老爷子搬了个凳子,让她坐下一块等。

高氏没有过来,这几天她都带着宋云光一起睡,宋老爷子起床弄醒了他,吵闹的厉害,这会儿正哄着宋云光。

过了一会儿,何氏也跟着过来,站在门口张望了一会儿,便走了进来,朝望了望,不知在想什么。

等了许久,才见到宋连城拉着一个年纪不大的青年回来,那人背着药箱,喘了口粗气,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仓促的走了进来。

“人在哪呢?”那青年问道,目光朝看来,便笔直的走了过来。

“大夫你看看,这到底是咋回事,怎么就醒不过来了呢?”宋连成焦急的问道。

郎中坐到床边,仔细的看了看。宋云珠就站在旁边焦心的看着。

好半天,郎中才收回手,将被子给宋云儒盖好,收拾起了自己的东西。

“大夫,我弟弟咋回事?”

郎中将东西收拾好,又从药箱中掏出自带的笔墨,铺在桌上,一边写一边说道:“体虚气弱,血气不足,要静养,不可劳作,三餐多食用鸡鸭鱼……”说到这里,那郎中突然顿了一下,眼神朝周围几人看了一眼,正巧高氏哄睡着了宋云光,走了进来,面上似乎有些不善,眼中透露着一股怒意。

“多吃些好的,配着这方子,要养上一段时间,多多照料便得痊愈。”大夫嘴里的话说完,手下的方子写好了。

他没有将药方递给谁,直接留在了桌上,似乎也是个有脾气的人,大晚上的被叫过来,脸色很是不善。

“也没啥事,就慌慌忙忙的请大夫,疑心疑鬼的,不知道赚钱光知道花钱。”高氏嘀嘀咕咕的念叨着,看着宋云珠的眼神越发不善。

宋云珠当做没听到,将那方子拿了起来,朝着小叔看过去。

她想好了,若是宋家像上次那样不肯出钱抓药,他就自己拿白殊路给的钱去抓药。就算藏的那些钱被高氏发现了,她也要让云儒好起来。

宋云珠看了一眼躺着的云儒,人还没有醒过来,便追着那郎中问道:“我弟弟咋回事啊,怎么还没有醒过来?”

“没什么,昏过去了。不好好照顾,用不着几次就死了。”那青年说着,目光看向高氏,眼中有几分嘲讽。

众人皆是吓了一跳,其中宋连成反应最为强烈,连忙说道:“不会救不回来了吧?”

高氏有些心虚,瞥了一眼的宋云儒,闭上嘴,没有说话。

“穷病,好好养着就行了。”青年说完,笔墨也都收到了药箱中,似乎准备离开,小叔连忙将钱给了青年。

宋云珠追着青年走了出来,问道:“大夫,我弟他真的没事么?”

她脸上的泪痕还没干,略显得有些狼狈,还能看得出来眉宇间的憔悴。

青年原本严肃的面容不自觉微柔和几分,低声安慰道:“现在还没什么事,仔细照顾着,那药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吃多了也没什么好处,还是得多从三餐里调养。”

宋云珠点了点头,将他的话记在了心里。

“那,药膳呢?”宋云珠脑中闪过这个词,便连忙问道。

青年愣了一下,不知这样的小姑娘竟然知道药膳。汤药要比药膳功效好,但汤药难以入口,富贵人家才会以药膳代替汤药。但但论其功效,起不到什么作用。

青年摇了摇头:“不如直接吃药,要命要是要口味,你难道还分不出这二者的重要性?照着那张方子上抓药吃,一个月内会有些改善,过了一个月,你再来找我,我再开一张给你。”

宋云珠点了点头,说道:“嗯,明天我就去抓药。”

青年看了她一眼,随即想到屋中那个阴阳怪气的老婆子,便能够理解了,青年点了点头,看着面前这个小姑娘,心里生出一股同情,说道:“若是有困难之处,我便不收你要钱。”

宋云珠愣住了,随即才连连摇头,她并非身上没钱,只是,这钱光吃药坚持不了多久,加上若是被高氏发现,便一文不剩。

“钱的事情,我会想办法。”

青年惊讶的看着她,眼中露出意外。

她将青年送出宋家,这才回房,屋中已经吵得不可开交。

手机用户:m.shuhuanghuang.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