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二章结绳

散文诗词 字数:0更新时间:2019/4/24 11:41:01

何氏突然送上房走了出来,脸上似乎有些不高兴,嘴里嘀嘀咕咕的,出了门,见到宋三儿,脸色便变得更差了几分,骂着让她进了屋。

宋云珠误打误撞,正好撞上这事。宋三儿这回不再怀疑,连忙朝屋内走去。

宋云珠见她走了,正好可以安心煎药了,忙乎了一下午,终于是弄出来一碗黑漆漆的汤药。

她用抹布包着沙罐,小心翼翼的将熬好的汤药倒进碗里,才出锅的汤药,这会儿滚烫的,她又吹冷了一些,才端着碗进屋。

见云儒坐在床上,靠着整头已经睡着了,怀里还抱着栗子,大抵是睡着以后没注意,装栗子的袋子被弄倒了,栗子磕倒了一床。

宋云珠又连忙将碗放在桌上,将栗子壳收拾掉,这才叫醒他。

他没吃几个,因此床上散落的也不多,一会儿就收拾完了。

宋云儒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,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姐,我又睡着了。”

宋云珠摇了摇头,说道:“先把药喝了,喝完再睡。”

她将药端过来,送到他的面前。

云儒看了一眼,又闻到那味道,略微皱眉,但却一句话也没说,接了过来便仰头“咕咚咕咚”的喝掉了。

他刚把碗放下,宋云珠就将剥好的栗子塞到他嘴里,苦味没有被冲淡多少,却有了一丝丝甜意。

云儒朝她甜甜一笑,也剥了个栗子,朝宋云珠的嘴里塞过去。

他不想自己一个人吃独食。他们现在虽然有了住处,就算是亲戚,也比不上自己的家人。如今就他们姐弟二人相依为命。姐姐对他的好,他自然都能看得出来,他心里也有这个姐姐。

宋云珠一口吃下栗子,说道:“再吃点,一会不热了就不好吃了。”

云儒摇了摇头,懒散的说道:“吃不下了。”他隔着被子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撒着娇说,“已经鼓起来了,待会晚饭要吃不下去了。”

宋云珠点了点头,将栗子收了起来,然后将装栗子壳的袋子放在床底下,方便下次直接拿到。

刚做完这些,宋云双的声音就从外面传了进来:“珠儿姐,奶奶叫你一块去干活。”

宋云珠知道,她方才拿了家里的一点柴火来煎药,高氏肯定不会让这柴白白花费掉的,必然要她用另外一种方式偿还回去。

她应了一声,宋云双却没有离开,反倒进了屋,说道:“珠儿姐,奶奶让我带你一块儿过去。”

宋云珠看了她一眼,她眼里尽是小心翼翼,这才点了点头,说:“好,我现在就跟你过去。”

回头叮嘱了云儒几句,宋云珠这才离开。

到了上房,一屋子的女人都在低着头做活,听到脚步声,除了高氏,几个偷偷抬头看她,又低下了头。

她看了看高氏的脸色,一脸铁青,显然心情不怎么好。

她见到宋云珠过来了,便说道:“还真是大小姐的命,三请四邀才过来。”

宋云珠没说话,高氏这话她要是对上了,恐怕就没有休止了,这会儿安安静静的,顺从她就好了。

高氏见她没有搭话,果然没有继续说下去,憋得有些难受,脸色更加难看,伸手将桌上的线都拍她面前,说:“干活。”

宋云珠拿起线,看了看,今日不是日复一日的纳鞋底了,反倒是结绳。

这东西要的不多,大多是喜事的时候才会需要,家里的姑娘们编上一些,用作装饰,也会放在箱子里做嫁妆。但是也有些大户人家办喜事时,懒得自己做,便会让人上店里去买。

这时候要着东西,莫不是准备给宋云灵的?

宋云珠瞧了一眼宋云灵,后者安安分分的低头做着,手脚利落,到时不见得有什么喜色,看来并不是给她做的,应该也是送去店里的。

“今天把这些都做完。”高氏吩咐道。

高氏在家里,向来命令惯了,因此不管说什么,语气都不会好听。

而家里的人,稍有反抗,就会被高氏骂得狗血淋头,时间长了,任谁都不敢对高氏有脾气,就算不好听,也只能低下头忍着。

原主自然也是,在家中更是任劳任怨,半句话都不敢多说,家中谁都能欺负她。

但宋云珠来了以后,便稍有些不同了,宋云灵他们几个想要欺负她,也要稍微考虑考虑,否则,也是说不定也是得不偿失。

结绳刚入手有些难,做得多了便只是重复的动作,就不觉得难了。

宋云珠做了大概四五个,便上手了,速度也快了许多,不一会儿,就编出来了七八条。

家中也就只有她的速度赶得上高氏了。何氏向来懒得做这些东西,饶是在高氏眼皮子底下,也是能偷懒就偷懒。其他几个姑娘除了宋云灵速度不慢以外,便只有宋云双能看了。就数何氏和宋三儿两人半斤八两,做的最慢。

他们两人都是完全不想做,高氏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将两人锢在这里,能做一点是一点。

今日的东西要的多,但是却不急,高氏也就不强求他们了。

一连做到晚上,宋云珠才停下来喘口气,看了看外面将黑的天色,便与高氏说道:“奶奶,我要去给云儒煎药了。”

高氏没有拦着,反倒将一股子线丢到她的面前:“你把这些带走,一边煎药一边做。”

宋三儿捂着嘴笑了起来,偷偷的瞄她,很是幸灾乐祸。

宋云珠也没拒绝,技多不压身,就当是练习了。高氏心里的这口气不出,想必会在别的方面找她麻烦,早晚是要遭这一趟的,倒不如早早让她消气。

日后她拿柴,也能拿得光明磊落一些。

抱着一大捆的线去了西屋,将其放在桌上,见云儒还在睡,并没有吵醒他,轻手轻脚的继续煎药。

一边结绳,时不时的还拿起扇子朝炉子里的扇。

天渐渐黑了,何氏她们也陆陆续续从上房出来,去厨房做饭去了,饭菜香味飘了出来,宋云珠的药也煎好了,晾了一会儿,才端进屋去,叫醒云儒,给他将药服下。

云儒睡得有些迷糊,不知怎么了,浑身无力。

喝了药,便又昏昏睡下,饭菜也吃不下去。

手机用户:m.shuhuanghuang.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