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钱袋子

散文诗词 字数:0更新时间:2019/4/24 11:41:01

宋云珠这才想起来何氏与她约定的一个时辰的事情,这都已经天黑了,早就过了时辰了。

宋云珠警惕的说道:“你先放我离开,我就相信你的话。”

“好好好,我这就带你出去。”白殊路忙说道。

说完,他让那两个家奴自己去找管家,自己领着宋云珠朝后门走去。宋云珠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透着几分熟悉,似乎一早上进来的路是一样的,不由放心一些,见着这少年坦诚的样子,没有丝毫隐瞒,似乎不像是什么恶人。

“姑娘,这里就是后门,出去就能离开了。但是现在挺黑,姑娘一个人走夜路也十分危险,我送你回去吧。”白殊路说道。

宋云珠立马皱眉,恶狠狠的说道:“你想做什么!”

白殊路忙说道:“姑娘别担心,我没有什么恶意,外面天黑不安全,有男子陪同要安全一些,若是……”他的话还没说完,见宋云珠脸色越来越差,连忙又摇头说道,“我没有恶意,姑娘不放心我,告诉我你你家在哪里,我差人去你家报信,让你家人来领你回去,如何?”

这个地方,她一分钟都不想待,对他的意见她立马就摇了摇头,抬腿就朝外面走去。

白殊路看着她离去,左思右想觉得不放心,又赶忙追了上去,也不敢走近,就那么不近不远的跟着。

这小巷很黑,宋云珠一个人走进来还有些怕,身后跟着的白殊路本想赶走,但是想想自己一个人走回去,确实不安全,便默许了。

回去的路,不难走,走到大街上,直径走丝毫不用拐弯,就能走到宋家铁匠铺。

不知是几更天了,大街上安静的没有一个人,月光照亮脚下的路,走得长了,眼睛也能渐渐习惯黑暗,看得见夜路了。

走了好一会儿,终于看到了宋家铁匠铺,大门开着,微弱的灯光从里面透露出来,宋云珠眼角一阵湿润,心里终于有了一种落地的感觉。

身后脚步声加快,他还没反应过来,就见到白殊路小跑到她面前,眼中露出一丝愧疚的神情,将钱袋塞进她手里,说道:“我这次出来,没带多少钱,这点是我的心意,希望你能收下,算是今天的赔罪。望,望你……”

铁匠铺內的人似乎听到外面有声音,走出来看。

白殊路听到了,艰难的说道:“望你能网开一面,若有别的要求,只管来白家找我。”说完,笔直的往后走去,隐于黑暗之中。

宋云珠手里拿着钱袋,还有些不可思议,这少年是傻么?他难道不知道,这样若说遇到癞子,让他赔的倾家荡产都有可能么?!

“姐!”宋云儒的声音突然响起,随着这声音的,还有好些脚步声。

宋云珠连忙将钱袋收起来,看向灯火阑珊处,宋云儒苍白着一张脸,扶着门框气喘吁吁的看着她,顿时眼角有些湿润,快步走上前去。

“快回去躺着。”

男子向来常言流血不流泪,饶是这样,宋云儒还是哑着嗓子揪着她的衣服,问道:“姐,你跑哪里去了?”

“可算回来了,可算回来了,再不回来,一家人都没得睡。”宋三儿没心没肺的说着,扭头进去跟上房报道去了。

宋云双关心的看着她,看了眼趴在铁匠铺唯一一张桌上早已经睡着的宋云灵,眉头皱着与她提醒道:“老爷子出去了,奶奶发了好一会儿火,珠儿姐你待会儿去上房,可得小心着些。”

高氏从来不会体贴他们这些闺女,尤其是这个二叔家里来的蹭吃蹭喝的孩子。

但是宋老爷子和宋连成就不一样了,一听说她丢了,生意也不做了,直接扭头就出去找了,一直找到晚上,期间回来过几次,喝了口茶,听说她还没有回来,又出去继续找。

高氏向来在乎钱,铺子一天不开,一天就得少赚许多钱,这是高氏发火的主要原因。

宋云珠点了点头,问道:“能不能帮我把婶子叫我那屋去?我有事找她。”

宋云双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,但是还是点了点头,跟着也去了上屋。

宋云珠扶着宋云儒回了西屋,把他扶,这才掏出怀里的钱袋子,刺绣精美,布料触手细滑,光是这钱袋就得值不少钱。她将钱袋打开,将里面的钱全都倒了出来,惊了一下,零零碎碎有八两多银子。

要知道,早上高氏给何氏的买菜钱才六钱,就够一家十口三天的口粮了。一百文是一钱,一千文是一贯,一贯是一两。这八两多银子,足够他们十口人一个多月了。若是光她与宋云儒两个人,光是口粮的话,一年都够了,兴许有时候还能买些肉,打打牙祭。

宋云儒看到这么多钱,惊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,连忙惊恐的问道:“姐,你不会做什么犯法的事情了吧?”

何氏等会儿就回来,她没空与宋云珠解释,连忙将钱收起来,然后拿了几文出来,将剩下的都塞进被窝。

“待会儿我再与你说这钱的来路,你放心,不是偷的,人家给我的。不过不能跟家里的其他人说,不然送到奶奶那里,咱们可就一文都没了。听姐的话,姐明天给你买大肉包吃。”她与宋云儒小声地吩咐着,刚收拾妥当,就见何氏偷摸着进来。

“你这一天儿的都跑到哪里去了?!不知道一大家子都为你担心吗?待会儿到娘面前,你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,我可不会帮你。”何氏说道。

宋云珠失踪,她自然有责任,先前就已经被宋连成骂了一顿,要是没什么好借口,日后恐怕都得被咬着不放。

“那就得看婶子帮不帮我了。”宋云珠将几文钱塞到何氏的手里,小声的与她说道,“我今天出去做活了,搬搬东西就给我三十文,我一个没忍住,就留下来。婶子,这事你可得帮我瞒着啊。”

婶子看着那几文钱,不是很高兴,说道:“那这事可怨你,我可不愿替你背锅,免得你小叔回来,我又得讨他一顿骂。”

手机用户:m.shuhuanghuang.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