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五章二丫的看法

散文诗词 字数:0更新时间:2019/4/24 11:41:01

吃完饭,宋云珠连忙去看路子上的药,还好好的熬着在,她又等了一会儿,便差不多了,将熬好的药端进屋里,放在桌上凉着。

收拾了云儒吃剩下的碗筷,送去厨房,就见到终于双一个人蹲在厨房里面洗碗,一边抹眼泪,一边洗碗。

她哭的时候没有声音,若不是看到她眼眶红红的,一脸眼泪,也察觉不出来。

听到身后有动静,连忙用手背将眼泪擦掉,低着头默默洗碗。

宋云珠看了眼,也不知该说什么。何氏和高氏明显不在乎她,加上的姐姐妹妹弟弟都能欺负她,原主也曾有过这样的经历,记忆中也总是以泪洗面,躲在一个地方偷偷的哭。

一个人如果不坚强,总是这样被别人欺负,那就永远没有尽头。

这时候她不知道说什么,也没有话可以说,甚至连安慰都不合适。

她要被送去白家,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,除非没有老刘头的帮助,宋云双不能进白家。不过,看何氏和高氏傲然的态度,似乎是费进不可了。

宋云珠回到西屋,给云儒倒了杯水在床边,便去上房做活了。

晚上吃完饭,宋云珠又被高氏单独浇注,结了一会儿绳,将最后的一点儿全都做完,高氏才肯放过他。

他估摸着应该到时见了,便将准备好的沙罐放上炉子,还未进门,就听到二丫在墙对面喊道:“云珠,宋云珠!”

她连忙应了一声,就见到二丫趴在墙头朝这边看,朝院子里瞧了瞧,别翻过墙头跳了下来,动作利落得像是在耍马戏一样。

二丫看着门口的炉子,问道:“咦,你家新买的炉子?”

宋云珠点了点头,将她拉到房间里将那件事与她大概的说了一遍,二丫目瞪口呆的听完,惊讶道:“这么说,你手里有一大笔钱?”

宋云珠点了点头,让她千万别说出去,财多招贼,她可不想这钱在自己这里还没起到应有的作用,就被人偷走了。

二丫点了点头,这事他还是知道轻重的。

“你可要把这钱小心藏好了,我听说啊,有的长辈会偷拿小辈的钱。城南就有一户人家,她家的媳妇就总是发现自己的嫁妆少了,后来啊,还是碰巧看到她婆婆在她那房,手里拿着她嫁妆里面的金吊坠,这才发现的。”

二丫一边绘声绘色的说着,一边还做着动作,就好像真的看到一样。

知道她是担心自己,宋云珠笑着点了点头。高氏应该不是那种人,她替他们保管这些钱这么久,也没有见到他动过一分,显然她是个十分守信的人,这一点倒是可以放心的。不过,钱肯定是要好好藏着的。

宋云珠将今天看到宋云双抹眼泪的事情告诉了二丫,二丫却不以为然,反问道:“要是你,跟你娘敢出去赚钱,反而是为了平时欺负自己的兄弟姐妹,你心里高兴么?”

宋云珠摇了摇头。

“那不就是嘛。我要是她的话,死活都不去,凭什么让我去赚钱给他们花?”左右邻居的,还是十分了解对方家里情况的。二丫也十分了解宋家,多数也是她趴在墙头无意中看到的。

不过,毕竟只是一道墙隔着,但凡是吵架,或者说话声音大了一些,都是能让邻居听到的,几乎没有太多的隐私可言。

而且,高氏和何氏又是那种一生气,嗓门就十分大的人,家里的那点事,街坊四邻哪点不知道?他说他们自己还以为藏得有多隐秘。

二丫跟她都是一样的脾气,自己是绝对不会吃亏的。若是这种情况发生在宋云珠的身上,她定然也是一样不会去的,只不过,她会想办法,让这件事回到宋云灵的身上,又或者是最终赚到的钱,只能在她的兜里。

二丫跟宋云珠聊了一会儿,便朝里面走去,见云儒醒着的,便打了个招呼,说:“你咋又躺着?”

“云儒昨天烧着了,今天让他好好休息。”宋云珠上前来拦她。

二丫睁大眼睛,立即问道:“怎么啦,怎么好端端的突然就生病了。”

宋云儒的精神似乎还有些不太好,唇色雪白无光,翻着透明的白。

他咧嘴无力的笑了笑,支撑着坐了起来,摇头说道:“没事的,姐,我现在好很多了。”

宋云珠无奈的看着她,点了点头,说:“你要是感觉不舒服,你就跟我说。”

他点了点头,然后叫上次没有吃完的栗子,又拿了出来,带着一丝分享宝藏的心里,与二丫说:“你看,这是我姐买回来的。”

栗子已经不热了,香味也都已经飘散,但是对于家里条件不允许的二丫来说,也算是难得的美食。

不光是二丫,若是宋云灵他们几个,定然也都忍不住,零食是小孩子的天性。

宋云珠看了看院子,将门关上,这才回到房间內,三个人坐在一起一边剥栗子一边聊天。

“哎对了,我听说,你们家是不是打算给宋云双送去白家当下人啊?”二丫突然问道。

宋云儒是不知道这件事的,一脸茫然的看向宋云珠。

宋云珠连忙低声跟他解释了一番,这事情说清楚,才朝二丫问道:“你咋知道的?”

二丫理所当然的说道:“宋云巧说的啊。”

宋云巧便是宋三儿。晚饭后便带着宋云光两个人一块跑出去玩了。

“她说你们宋家认识人,能给宋云双直接送去宋家做工,根本不用去考核。”二丫剥了个栗子,塞到云儒的手里,又说道,“我问她,咋不叫你也给一块送进去呢,那不是更好么?你猜她咋说的?”

“她怎么说的?”云儒问道。

二丫哈哈大笑了起来,说:“她说她还小,要尊敬长姐,这种好事她不会去跟宋云双的抢机会。”

云儒微微抿嘴笑了起来,然后察觉二丫的声音太大了,便立即朝她做了个小声的手势。

二丫笑够了才收敛回来,剥了个栗子才到嘴里,一边嚼一边说:“要我说,就是她太得瑟了,一出门便到处与人说这件事,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认识白家的管事。”

宋云珠笑了笑,说:“我也是才听说,家里还认识白家的管事。”

手机用户:m.shuhuanghuang.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