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不会再有人欺负我们姐弟

散文诗词 字数:0更新时间:2019/4/24 11:41:01

上房的油灯又被点亮,高氏的声音压着火气从里面传了出来:“我活了这么大的年纪,整天被你们逼得要去死!一天忙到晚的现在连睡个觉都不让……”

高氏的话还没说完,声音就渐渐小了下去,随后,上房就安静了许久。

过了好一会儿,宋连成和何氏二人就从屋内走了出来。

何氏满脸的不高兴,显然被高氏骂得厉害,见到宋云灵也是一脸怒意。伸手就给了她一巴掌。

“脑子被狗啃了啊,杀人放火的事情你也敢干,赶明个是不是要吃人了!”

宋云灵被抽偏了脸,没站稳,摔了个屁股蹲,捂着被打的脸,害怕的望着何氏。

“别吵吵了,赶紧拿了钱去请郎中。”宋连成将手里的银钱塞到的何氏的手里,又提醒道,“别想着偷拿,少一分钱我扒你一层皮。”

何氏连连点头,揪着宋云灵的耳朵,拉着她一块去了。

请郎中这种事,自然是越快越好,何氏一个人去就可以了,偏生还要拉着宋云灵,估摸着又是背着他们要偷偷说些什么。

宋云珠沉下眼眸,宋老爷子醉酒,还不知道对这件事什么态度,不过,单看小叔这边,她也算是有一方羽翼。也不怕何氏想要背着她做什么。

宋连成拉着宋云珠朝西屋走去,那里是临时搭起来的房间,分给她和她弟弟宋云儒住。挨着茅厕,味道很是不好闻,宋连成心里也愧疚,但家里就这么大的地方,他跟何氏四个孩子,三个姑娘年纪大了,跟他们分了两间屋子,宋老爷子和高氏一件屋子,就没有别的地方可以住人了。南边连接着铁匠铺,是家里唯一的收入来源,一家人靠他一个人打铁,帮人家修理急工具为生。

当初发洪水,二哥一家就剩他们两个孩子了,二哥和二嫂两人被洪水冲的尸骨无存,这两个孩子,当时一个十二一个八岁,又赶上深秋,要不是他跑过来,只怕两个孩子都已经被冻死了。

当年他在城里开这铁匠铺,还是二哥出了大头,给了不少钱,才能顺利开起来。兄弟四人,就他们二人最亲,如今这两个孩子在他这里过得还不好,他日后要怎么去面对二哥?

宋云珠看到宋连成脸上的愧疚和难过,伸手拉了拉他的衣袖,说道:“小叔。”

“珠儿,是小叔对不起你。”宋连成蹲下来,摸着她的头顶,愧疚的说道。

“小叔,没事的,要不是因为小叔,珠儿和弟弟就没地方去了。”宋云珠拉着他的衣袖,认真的说道。

在这个家中,也就只有宋连成还会毫无顾忌的照顾保护她和她弟弟了。弟弟身患旧疾,整日只能卧病在床,一丁点儿活都做不了,何氏和高氏本就嫌弃他们光吃饭不干活,留在宋家是多余,又有这样的弟弟,更是恨得牙痒痒,成天只想着怎么把他们给赶出去。

但是,若不是宋连成这几年以来的保护,只怕他们在这里也待不了几天。

“乖珠儿,小叔知道你在家里受了不少委屈。你已经十四了,再过一段时间,就能嫁人了,到时候,小叔给你找个好人家,到时候也会好一些。”

嫁人?不会吧!她还不想嫁人呢!上辈子她可都二十六了,才谈了个男朋友,这身体才十四岁,这就让她嫁人?

不想继续这个话题,她连忙打出幌子:“小叔,我头晕。”

宋连成一脸担忧,连忙问道:“怎么了?怎么了?你四婶等会儿就请郎中回来了。”

宋连成扶着她进屋,将她往床上扶。

宋云儒听到动静,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,见到宋云珠一脸菜色,脸上又有一个斗大的血窟窿,吓了一跳,忙不迭的问道:“姐,你这是咋了?”

宋云儒身材瘦弱,大抵是常年被病痛折磨,声音也透着分无法掩盖的单薄。他穿着一身打满补丁的破旧麻衣,往床内侧让了让,空出一大块位置,让宋云珠躺下,摸了摸她冰冷的手臂,将薄薄一层的被条也盖到了她身上。

“姐,你怎么了?”宋云儒的声音里充满了担忧,略带着哭腔。

宋云珠从穿过来到现在,一直在努力的吸收着这身体的记忆,应对着周围的情况,现在才感觉到自己身上传来的寒冷,被井水浸透的湿衣服,到现在还穿在身上。

宋连成也看到了,有些尴尬的说道:“珠儿先把湿衣服换下来吧,着凉了就更不好了。”

说着,他自觉的就朝屋外走去,嘴里说道:“我先去给你烧点热水,待会儿洗个热水澡,好好烫一下。”

宋云珠看向坐在床内侧的宋云儒,柔柔弱弱的小男孩,常年侧卧病榻,明明已经十岁,看起来却像只有七八岁一般。

“你扭过头,我换个衣服。”宋云珠说道,因为家里实在分不出来另外一张床,至今宋云儒还是和她一起睡的,好在宋云儒年纪还小。

宋云儒乖巧的点了点,然后背过身去,将脸埋在被子中。

宋云珠依稀记得自己的衣服放在哪里,她也没有别的衣服,当初从家里打包过来的,一直穿到现在,除了身上这一套,就只剩下另外一套换洗的。她将衣服拿了出来,护着伤口,换好了衣服。身上黏糊糊的,但是她却已经没多少力气再去折腾了,一晚上从落井到现在,基本没怎么歇过,她也不是什么超人,才十四岁而已。将湿衣服放在一旁,便瘫在床上了。

宋云儒听到动静,小声问道:“姐,好了么?”

“嗯。”

他这才扭过头来,心疼的看着宋云珠额头上的大窟窿,哑着嗓子问道:“姐,咋回事啊,咋好好的突然就这样了?”

宋云珠本不想告诉他,可是,她在这个家里,就只有这个弟弟了,他们之间不应该隐瞒什么,便如实的跟他说了。

宋云儒听完,但是红了眼眶,哭唧唧的扯着被条说道:“他们怎么能这个样子?大堂姐怎么可以害你!还把你,把你往井里推!他们咋能这样欺负人。”

宋云珠扯着嘴角,笑了笑,抬起无力的胳膊在他头顶摸了摸,安慰道:“你放心,他们怎么对我的,日后我会加倍还到他们的身上。以后,不会再有人能欺负我们姐弟。”

宋云儒愣住了:“姐,你怎么好像变得不一样了?”

手机用户:m.shuhuanghuang.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!